沪港通试点今明测试 开通时点未定
发布时间:2014/9/14

沪港通试点今明测试 开通时点未定

2014-09-13 01:34:00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马婧妤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在昨日举行的证监会例行新闻通气会上,对沪港通试点准备进展、中小企业私募债兑付风险、未盈利科技企业创业板上市、深化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等市场热点问题逐一作出回应。

 

  他表示,沪港通试点业务将于今明两日进行全市场性能及切换测试,但其推出具体时间尚未确定。近期,证监会组织对中小企业私募债风险情况进行了全面排查,已发生的兑付违约属于单体风险事件,风险外溢性小,市场所谓“通道类”私募债占比并不大。

 

  沪港通开通时点尚未最终确定

 

  张晓军介绍沪港通试点业务准备情况时表示,目前,沪港通各项准备工作正在按计划有序推进,但具体开通时点尚未最终确定。今日,上交所、中国结算、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将组织两地会员(交易参与人)进行沪港通全市场性能及切换测试。

 

  据悉,在基础功能测试基础上,此次测试将重点对系统压力测试场景、系统故障切换场景进行测试,验证各方技术系统的实时处理性能、容量配置和故障恢复能力。

 

  其中,压力测试场景将测试市场各方技术系统在集中订单压力申报场景下正常处理订单、成交并开展清算结算的能力;故障切换场景将测试市场各方技术系统在上交所港股通/沪股通交易故障、上交所-港交所连接系统故障、中国结算上海分公司系统故障、港交所主交易站点故障场景下,正常完成故障应急切换,以确保业务持续开展的能力。

 

  私募债风险可控 通道类私募债占比低

 

  近期有媒体报道称,首批完成发行的私募债或将迎来付息或到期兑付高峰期,风险正不断暴露和释放,多家券商转而做起通道类私募债业务。

 

  对此,张晓军回应表示,近期证监会组织交易所、地方证监局对中小企业私募债的风险情况进行了全面排查。从掌握的情况看,已发生的兑付违约属于单体风险事件,风险外溢性小;与国内小微企业贷款、境外高收益债券等可比金融产品相比,中小企业私募债的违约率处于正常水平,风险总体可控。

 

  同时,从目前实际情况看,银行对中小微企业授信管理较严,“通道类”私募债占比并不大。“对这一模式可能带来的监管协调问题,我会将与相关监管部门保持密切配合,切实防范金融风险。”

 

  张晓军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进一步加强中小企业私募债的风险监测,督促发行人以及承销商、受托管理人等中介机构诚实守信、勤勉尽责,鼓励在发行契约条款中设置风险防范安排,按照“市场化、法治化”方式处置好风险事件,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正抓紧研究未盈利高新企业上创业板

 

  对于媒体询问未盈利高新技术、互联网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一年后到创业板上市有关工作的进展,张晓军表示,证监会积极支持符合条件的创新型企业在境内发行上市。对于允许尚未盈利的互联网和科技创新企业在股转系统挂牌一年后到创业板发行上市问题,正在抓紧进行研究,力争尽快推出;涉及部门规章修订的,将依法定程序进行。

 

  商品期货ETF个人投资者门槛低于商品期货

 

  张晓军在昨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对推出商品期货ETF的考虑、需要解决的问题、投资者适当性等情况进行了介绍。他表示,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投资商品期货ETF的门槛将低于直接投资商品期货。

 

  他表示,在国内推出商品期货ETF主要进行了四方面考虑。一是可以引入机构投资者参与商品期货投资,以改善当前商品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二是拓宽基金业发展空间,三是满足投资者多样化资产配置需求,四是有利于增强证券经营机构服务投资者和实体经济的能力。

 

  在推出此品种的过程中,需要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和证券登记机构在系统准备、业务指引制定等方面给予支持;同时基金公司、期货公司也须做好投资、风控和估值等系统对接和运营准备。

 

  张晓军表示,商品期货ETF打通了证券与商品两个市场,推出商品期货ETF能够进一步丰富基金产品线,满足投资者多样化资产配置投资需求,还可以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参与商品交易,改善商品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提高市场活跃程度和流动性。

 

  对于适合商品期货ETF的投资者范围,他介绍,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商品期货ETF作为公募基金,对于期货杠杆、策略、风险进行了严格控制,因此,商品期货ETF的投资门槛会低于直接投资高杠杆的商品期货门槛,可适合并满足大众投资者的组合资产配置需求;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参与商品期货ETF可以间接投资于商品期货市场,并利用组合投资的方式分散期货市场风险,使机构投资者的资产组合更加多样化,对其完善资产配置,规避投资风险起到积极作用。

 

  上市央企薪酬改革方案须充分披露

 

  有媒体报道称央企限薪令即将出台,针对很多央企是上市公司的情况,张晓军回应媒体询问表示,涉及的上市公司根据薪酬改革方案,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时,应按规定履行决策程序,并充分披露。

 

  他表示,深化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是中央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深化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助于健全中央管理企业薪酬分配的激励和约束机制,对促进企业持续健康发展和形成合理有序收入分配格局具有重要意义。

 

  根据《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等要求,上市公司应当建立公正透明的董事、监管和经理人员的绩效评价标准和程序。董事报酬的数额和方式由董事会提出方案报请股东大会批准;经理人员的薪酬分配方案应获得董事会的批准,向股东大会说明并予以披露。

 

  张晓军说,涉及的上市公司根据薪酬改革方案,完善收入分配制度时,应按规定履行决策程序,并充分披露。

 

  账户整合与指定交易制度无必然联系

 

  中国结算统一账户平台将于“十一”期间上线,证券账户整合工作不涉及指定交易制度变更。有业内人士认为,上交所指定交易制度限制行业市场化竞争,已无存在必要性。对此,张晓军回应表示,证券账户整合工作与指定交易制度没有必然联系。

 

  张晓军介绍,指定交易制度自1998年开始在上交所实行,是上海证券市场的一项基础性交易制度。该制度建立了投资者证券账户与证券公司交易单元之间的一一对应关系,有利于实行交易前端监控,便于在出现证券盗卖时追踪取证,并实现了红利自动领取功能。

 

  “指定交易制度实行之前,上交所实行证券通买通卖制度,即投资者通过一个证券账户可以在全国任何一个证券营业部买入证券,也可以在任意一家营业部卖出。在此模式下,容易出现投资者证券被盗买盗卖的情形,且事后难以认定违法事实。指定交易制度为解决这一问题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张晓军说,中国结算此次账户整合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是建立了一码通证券账户架构。今后,一码通账户作为投资者证券总账户仍然实行一人一户要求,但证券子账户“一人一户”的限制将逐步放开。中国结算统一账户平台上线初期,机构投资者可以开立多个同种类别及用途的子账户,因沪港通交易需要的个人投资者可以开立多个沪市A股账户。

 

  他表示,证券账户整合工作与指定交易制度没有必然联系。对指定交易存在的不足,证监会将进一步研究,积极采取措施,完善指定交易制度。